您的位置:首页 > 手机网投 > 「www.772245.com」这个曾带给我们无数欢乐的光头 胡了都白了 昨天带着儿子来杭州吆喝他们的喜剧

「www.772245.com」这个曾带给我们无数欢乐的光头 胡了都白了 昨天带着儿子来杭州吆喝他们的喜剧

发布时间:2020-01-09 14:16:38
[摘要] 于是今年,杭州文广演艺集团一口气将陈佩斯的四部喜剧作品《托儿》《阳台》《老宅》《戏台》都打包引进杭州了。从10月9日到11月24日,4部戏一共演出8场。昨天,陈佩斯就带着自己的“陈家班”来新新饭店吆喝了。多年如一日的光头造型,胡子花白的陈佩斯,算得上是中生代的王旭东,再加上陈佩斯的儿子陈大愚,凑足了老中青三代同台。包括陈佩斯本人,都被这段话逗乐了,笑得停不下来。从宁波到杭州,一共见了他两面。

「www.772245.com」这个曾带给我们无数欢乐的光头 胡了都白了 昨天带着儿子来杭州吆喝他们的喜剧

www.772245.com,2018-05-31 08:48

就在开杭州站发布会前一星期,《人民朋克陈佩斯》一文在朋友圈小小地刷屏了。我看到了一位平时很高冷的同行真情实感的留言:“看完《戏台》我非常后悔没有买一千多靠前面的票,从服装、道具、演员表现力、故事我觉得都太棒了!比起其他的网红话剧,真的我觉得他就是艺术家。”陈佩斯本人看完这篇文章也乐了,“他很识货!我有一种跟知音在切磋对话的感觉。”他没想到作者会关注到自己这么遥远、恰恰也是自己倾注了很多心力的作品,“小短剧特别费钱也特别难弄,那时候也做不到像现在的电视剧一样有轰动的效应,只是节假日放一放,能看到是一种缘分。”

现在还能看到陈佩斯表演,除了缘分,还要拼手速。2016年底,《戏台》在杭州大剧院连演了两天,售票情况概括起来就是:一票难求。陈佩斯站在台上往底下一看,“过道都坐满了。”当时,杭州大剧院的总经理也拿着板凳坐在过道里。于是今年,杭州文广演艺集团一口气将陈佩斯的四部喜剧作品《托儿》《阳台》《老宅》《戏台》都打包引进杭州了。从10月9日到11月24日,4部戏一共演出8场。昨天,陈佩斯就带着自己的“陈家班”来新新饭店吆喝了。还记得当年,陈佩斯和父亲陈强搭档主演了一部又一部喜剧电影,而昨天,站在陈佩斯身边的是他儿子陈大愚。

儿子接替老爸成了主演

1980年,陈佩斯在杭州拍《法庭内外》,拍戏的间隙他就走了西湖边许多地方,他还记得那时候西湖边的冷清,“西湖边上一圈都是民房民居,到了孤山才有饭店。”年轻的记忆被保存得很光鲜,他随口还能说出保俶塔、紫云洞等景点。聊到杭州,就提到了《白蛇传》。陈佩斯说,在他看来,《白蛇传》在以前肯定是个喜剧。“你看一个人娶了蛇,观众知道他不知道,这就符合喜剧的元素。只是社会发生变化,故事也就变了。”坐在一旁的搭档王旭东打岔,“要是我们排《白蛇传》,法海归你演了。”

多年如一日的光头造型,胡子花白的陈佩斯,算得上是中生代的王旭东,再加上陈佩斯的儿子陈大愚,凑足了老中青三代同台。王旭东是《阳台》的主演,陈大愚则子承父业,代替父亲成了新版《托儿》的导演兼主演。三个人往台上一坐,不断抛梗和互怼,赫然把发布会拐带成了相声专场。

不可避免地,陈大愚先被问到了可能是此生被问到频率最高的问题:你这名字怎么回事?“因为这个名字啊,我念初高中的时候被人喊陈大傻。”陈佩斯有点无奈地接过儿子的话筒解围:“他男孩子,我们家又单传,传统上起个贱名好养活嘛!”不由又让大家想起陈佩斯和他哥哥陈布达的名字,“生我哥哥的时候爸爸在匈牙利布达佩斯演出呢。”

我年轻时是个半疯的人

在被问到“年轻时候做过最疯狂的事”时,陈佩斯说:“我年轻时就是个半疯的人。”主持人嫌不够,加码反问:“遇到大愚妈算不算

是?”陈佩斯平淡以对:“遇到他妈妈算是最老实的事。”王旭东立刻插嘴:“我觉得他妈遇到他爸才是他妈妈做过的最疯狂的事。”包括陈佩斯本人,都被这段话逗乐了,笑得停不下来。

王旭东原本是北京卫视的主持人,陈佩斯经常上他节目做宣传,一来二去就把他从电视台“骗”到了自己的戏台上。他跟陈佩斯搭档出演《阳台》,在他眼里,导演、编剧兼演员的陈佩斯非常严格,剧本一拿上来100多页,而他每天只能排三四页,“你想想我以前在电视台一天能讲多少页啊?”在采访时,陈佩斯细致地把他拉到一个位置,让他和他顶上的射灯,刚好形成一个比较好的打光角度。

作为一个喜剧演员,陈佩斯把自己藏得很深,同时,观众们又在心里一直惦记他。这样的割裂造成的结果是,网络上时不时有关于他的传言。比如被春晚封杀落魄到种树为生、女儿上学交不起学费等等,陈佩斯都一头雾水,“太可乐了”,“写这些传闻的人把春晚看成是特别高不可攀特别了不得的东西。对我来说每年重复做这些小东西,已经非常不满足了。”

陈佩斯的创作动力,一直由这种“不满足”而推进,从2001年的《托儿》开始,他几年才磨出一部戏。出产再慢,也想维持自己创作的底色,“可能话剧他们比较喜欢所谓的经典什么的,我们早年也搞过法国的喜剧,但总是隔靴搔痒隔山打牛。”陈佩斯想了一下,继续总结,“嗯,总觉得不过瘾。”

不让家人看自己的演出是家规

所以陈佩斯除了排戏,现在到底还在做些什么?“早晨5点多起床吃饭,走走健身,然后睡个回笼觉。下午有排练就排练,没排练写写看看也就一天过完了。”

日常生活里的陈佩斯,喝茶、写写扇面、研究研究古汉语。特别是甲骨文,他觉得那些字能更精确地反映文字的准确意义。有个粉丝在昨天发布会上提问:“在私底下,你是不是把悲伤都留给了自己?”陈佩斯无情地打破了这种幻想:“在生活中,我就是一个很平庸的人。我没有聚会,不抽烟也不喝酒,我不乐观但我很积极。”他没有微博,微信只有十几号人,最近在公司同事的撺掇下去知乎做了一场活动,已经是他离互联网最近的距离了。

他唯一的软肋在舞台上。陈大愚“控诉”说,“爸爸从小就不让我看他的演出。不只是他,我们家就有这个家规,也不能看我的现场演出。”如果在台上演着演着,台下出现了他的家人,他会紧张。不过那是以前,现在两人是“同事”了。“我是个很容易紧张的人。”陈佩斯还说,如果哪一天看到后台特别乱,他也会焦虑起来。

年轻时,陈佩斯被一部叫《鸽子号》的电影种草。他埋在心底的梦想就是像电影的主人公罗宾一样,独自驾船航海,和茫茫的海天一色融为一体。那么,64岁的陈佩斯人生未完成清单或者说退休计划里,有这一项吗?“未完成清单吗?没有,我觉得该完成的都完成了。我的退休计划,就是下一部新戏。”

陈佩斯和儿子陈大愚

陈佩斯和父亲陈强合演的电影

2008年,陈佩斯来浙江巡演《阿斗》,我是跟组记者。从宁波到杭州,一共见了他两面。十年时光过去,其他细节模糊到已经需要去翻数据库里自己写的报道才想得起来,但有两点印象极其深刻。一是这个中国家喻户晓的笑星,私底下极其严肃,几乎可以用“不苟言笑”来形容。我那时刚跑娱乐线,后来才发现,这大约是顶级笑星的通病。小沈阳来浙江卫视录综艺节目,常常是整天不见一个笑脸。至于周星驰,江湖上甚至都在传他有抑郁症。为什么会这样?我私下揣测,也许是因为每一出喜剧,乃至每一个包袱诞生的背后,其实都浸满了艰辛。二是在台下他对嗓子的爱惜,能不说话便不说话,要说也是轻声慢语。对嗓子保护到这种程度的,我见过的第二个人是张学友。

小品

1984年,陈佩斯和朱时茂凭借《吃面》在当年春晚一炮而红,几乎以一己之力,开创了“小品”这种喜剧表演形式。陈佩斯在接受腾讯采访时回忆,这个小品能够登台,全靠了朱时茂的“厚脸皮”。因为这个小品细细品味起来,就是单纯搞笑,没有任何的教化功能,这并不符合当时的演出大环境。因此,这个小品始终处在分分钟夭折的状态,陈佩斯和朱时茂在整个演出组的地位也就变得很尴尬。导演组一直在纠结这个节目究竟能不能上。当然,最后的结果,地球人都知道了。

《吃面》走红以后,陈佩斯和朱时茂成了春晚的常客。一个个经典诞生的背后,是两人和导演组不断磕碰磨合。直到1998年,两人留下《王爷和邮差》作为春晚绝唱。1999年,那场著名的官司开始了——央视旗下一家公司未经两人许可,在发行的影视光碟里使用了他们的小品影像。2001年,两人胜诉,但从此,小品演员陈佩斯的电视生涯宣告落幕。

话剧

没演小品以前,陈佩斯是个电影演员。年长的观众,应该对他主演的《瞧这一家子》、“二子”系列都有印象。之所以没有再演电影,一个说法是,陈佩斯最后一部电影《好汉三条半》与当时“中国第一部贺岁片”《甲方乙方》正面硬杠,结果,《好汉三条半》上映5天后,变成只能在郊区院线播放。自此,陈佩斯也诀别了电影。

对于一个演员来说,电视、电影的路都断了,那也就只剩下舞台了。陈佩斯创办了大道公司,打造了自己的第一部话剧《托儿》,2001年开始全国巡演。对于现在已经养成了购票习惯的观众来说,可能很难想象,话剧曾经是一个怎样艰辛求活的剧种。其实,哪怕到了今天,一些大的话剧剧团,演员温饱早就不成问题,但如果想打开知名度,还是得想办法去“触电”。我在跑《演员的诞生》的时候,看到蓝盈莹的名字,吓了一跳:人艺的“蔡文姬”哇!跑到综艺里来当学员!

从这一点来说,陈佩斯是在逆向行走。凭借他之前在电视和电影上累积下来的人气,也凭借《托儿》本身的素质,陈佩斯创立的大道公司的官网上说该剧“创造了上千万元的票房神话”。如果这个数据真实,在那个年代,这的确是一个神话。2003年,《亲戚朋友好算账》上档。2004年,《阳台》。2008年,《阿斗》。2015年,《戏台》上档,巡演至今。2015年,还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——陈佩斯重登央视,被外界视为是陈佩斯和央视和解的信号。

这5部剧里,我看过的是《阿斗》。在这部剧中,陈佩斯重塑了刘禅的形象,这个失意的君王不再是个“扶不起的阿斗”,而是一个为了减少蜀地的流血牺牲,心甘情愿葬送了自家基业的悲剧英雄。当时看的时候,感觉蛮有新意,直到现在来看,也不显过时——这不就是这几年最最流行的同人小剧场么!吴秀波的《军师联盟》、马伯庸的《三国机密之潜龙在渊》,不都是这个套路么。

培训班

2011年,陈佩斯办了个喜剧演员培训班,号称是国内首家专业喜剧培训班。究其原因,是他的大道公司在北京的剧院里常年要上演由他导演的喜剧。因为演出频繁,从外面聘请演员成本太高,陈佩斯就想到了自己来培训演员。一开始,是想招一些有表演基础的演员,结果来的全部是零基础的新人,用现在的话来说,叫“素人”。这些素人在陈佩斯的指导下,不少人成长为了舞台上的台柱子。写到这里,我又要发散思维了。哎,这不就是喜剧班的“偶像练习生”么!

在这些学员里,有一个学员名叫陈大愚,他的另一个身份,是陈佩斯的儿子。通过言传身教,陈佩斯一点点教会了儿子戏剧表演。随后,陈大愚出道,这些年,在新版《托儿》中,顶替陈佩斯担任男一号的都已经是陈大愚。今年5月29日在上海展演的时候,陈大愚穿的是父亲17年前穿的同一身戏服,一样的合身。

我不知道陈佩斯在教儿子学表演的时候,有没有想起自己的父亲陈强。陈强之前一直不同意儿子学表演,直到1969年,陈佩斯下放到内蒙古,1973年,陈佩斯向家里提出,希望借由考上文工团的机会返城。自此,陈强开始手把手培训“素人”陈佩斯舞台表演艺术。

两阕词

从1999年和央视旗下那家公司打官司开始,到2001年《托儿》巡演的这两年时间里,陈佩斯和妻子还曾在延庆过过一段农居生活。关于这段日子,之前有说法是,陈佩斯穷困潦倒,只能和妻子承包荒山,靠种石榴度日。而现在的说法则是,陈佩斯并没有穷到要靠种果树筹钱,去山林里是为了让自己安静下来。这些说法,我也无从求证,但我感兴趣的是,据说在陈佩斯山里的家中有一块青石板,上面刻着苏轼的《定风波·莫听穿林打叶声》。

而在大道公司的会客厅里,挂着陈佩斯手书的《沁园春·恨》,这阕词的作者是郑夑。如果你觉得这个名字很陌生,他还有个中国人都知道的id——郑板桥。

这两阕词里,苏东坡那首堪称家喻户晓。而郑板桥这首,我也是因为写这篇稿子,才第一次看到。里面有两句,细品非常有意思。一句是“荥阳郑,有慕歌家世,乞食风情”。另一句则是——“难道天公,还箝恨口,不许长吁一两声?”

我翻找了自己2008年写的报道,发现了陈佩斯对诗词的喜爱。当时,在解释自己为何弃小品而选话剧时,陈佩斯随口便引了李清照的词“只恐双溪舴艋舟,载不动许多愁”。那时候他说,小品是小溪的船,而话剧是港口里的大海船,因此他选择了话剧。

头条推荐
热点推荐
最新
© Copyright 2018-2019 mototangkas.com 手机网投平台大全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